从手艺人到守艺人

——访梁平竹雕市级非遗传承人陈永远

陈永远在专心雕刻竹工艺品。

陈永远在查看竹雕工艺品。

陈永远的竹雕工具。

陈永远的竹雕工艺品展示区。

  文/记者 郎兴花 图/记者 向成国

  一手紧握刻刀,一手拿着竹筒,伴随着刷刷声,竹屑纷纷飘落桌上……3月19日,一名男子静坐在桌子边,正专心雕刻着,没一会儿,一个毫不起眼的竹筒,在男子娴熟刀法和精湛技艺的演绎下,被赋予了灵性,或山水,或人物,或花鸟,或鱼兽……形态各异,惟妙惟肖。

  眼前这名全身心投入竹雕制作中的男子就是陈永远,今年56岁的他是梁平竹雕市级非遗传承人。自幼喜欢竹雕,钻研竹雕制作几十载,他在追寻和坚守梁平竹雕的道路上,有艰辛、有彷徨、有激动,有惊喜……陈永远用自己的初心与执着,坚守着这门手艺,传承着这项非遗文化。

  陈永远一边忙着手中的活儿,一边与记者讲述起了他识艺、念艺、守艺的故事。

  识艺 一段“竹雕情”

  陈永远出生于一个雕刻世家,他的父亲十分擅长雕刻竹簧系列,尤其竹簧花瓶、竹雕笔筒等工艺品,经他雕刻后,甚是吸人眼球。因此,他父亲在当地颇有名气。

  “竹雕静心,这是我最喜欢它的一点。无论是儿时还是现在,我都很喜欢雕刻过程中的专注与沉浸,让人很是心安。”陈永远回忆说,小时候,他总会跟随父亲左右,学着父亲钻心雕刻的模样,自己尝试雕刻各类竹工艺品。“竹贵清雅,竹雕也必须雕出清雅之气。”这是他父亲对他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也是让他最记忆深刻的一句话。

  在父亲的悉心教导下,陈永远投身竹雕艺术的热情更浓,创意、制胚、绘图、雕刻、打磨……陈永远没日没夜地学习技艺,竹雕技艺也渐渐有了长进。

  越干越有钻劲儿,越钻越有想法。高中毕业后,陈永远在当地的竹器社干起了活儿。当时,他发现竹器社的师傅们利用各种竹子制作各种美观的生活用品。于是,他想到自己身边到处都是制作竹器后的边角余料,便决定研制竹雕工艺品,把废竹变成有艺术价值的竹雕工艺品。

  “那时下班回家每天晚上至少要学习雕刻两个小时,直到现在这个习惯也没改变。”陈永远说,竹雕技艺无论题材、技法,都与书画艺术紧密结合,需要有扎实的书画功底。所以,闲暇时他还要阅读绘画和书法等相关书籍,才能将竹雕工艺品做到活灵活现,惟妙惟肖。

  念艺 重拾“儿时梦”

  正当陈永远一心扑在竹雕上,想靠着自己的手艺与执着将竹雕干出一番事业时。由于竹器社转型,陈永远为生计所迫,到了外地务工。但竹雕是陈永远心中的“儿时梦”,他从未将竹雕手艺真正的搁置和忘记。

  2001年,陈永远选择回到家乡梁平,重拾竹雕。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和磨练,陈永远对竹雕的热情与执着也更加强烈了。

  “我决定继续钻研竹雕,我始终坚信这不但可以干一番事业,还更是一门有文化底蕴的手艺。”陈永远说。

  竹雕制作需要经历选材、蒸煮、晾晒、雕刻、磨砂等工序,每一个工序都马虎不得。因此,回来后的陈永远一刻不敢耽搁,他常常没日没夜的刻苦专研、潜心打磨,有时在家雕刻一坐就是一整天,就为了将每个步骤都从新再学习、再巩固一遍。

  “竹雕是一门艺术,不仅需要技艺上的精益求精,更是对雕刻者阅历、知识量和心态的综合考量。”陈永远说,因此,要想竹雕技艺有长进,就必须付出更多的精力与时间,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守艺 传承“好手艺”

  经过几十载的钻研与磨练,陈永远的雕刻技艺越来越娴熟,制作的竹雕工艺品也越来越精美。可起初,竹雕作品进入市场并不容易。

  “起初买的人较少,市场不太好。但竹雕制作是我的爱好,也象征着一种文化,我仍然坚持创作,一心只想把竹雕文化传承下去。”陈永远说。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久后,经朋友介绍,一名古玩店商看中了陈永远精心雕刻的作品《竹林七贤》,并用高价买下了它,这让陈永远有了信心。同时,近年来他创作的不少精美竹雕工艺品在第五届国际博览会参展,受到了广泛认可,而他也被评为重庆市工艺美术大师。

  2011年,梁平竹雕被评为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在各方力量的组织下,陈永远也积极参与非遗进校园活动,开始了他的非遗传承之路。

  “手艺要传承,是每个守艺人的职责。”陈永远说,这些年,他先后在红旗中学、梁平职教中心等学校展示自己制作的竹雕作品,并给大家现场讲解梁平竹雕的历史文化与制作过程。

  经过一次次的作品展示,陈永远这位梁平竹雕非遗传承人也渐渐为人熟知,很多学生慕名而来,跟随他学习竹雕制作。陈永远对于竹雕教学更是一丝不苟,除了传授自己多年积累的雕刻经验,还积极汲取各类非遗文化,以便教授学生更多的知识。

  “他们现在是竹雕的学习者,以后是竹雕的传承者,未来是竹雕的创新者,梁平竹雕因为有一批批涌入的新生力量定会焕发更多光芒。”陈永远开心地说。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