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守,就是一辈子

——访梁平狮舞市级非遗传承人刘培福

近日,刘培福(右二)与搭档合影。

刘培福的狮舞表演行头。

近日,刘培福在演奏乐器。

近日,刘培福和搭档在桌子脚上表演“踩斗扣”。

  文/图 记者 杜 杭 实习生 屈仁凤

  三月的乡村,春意盎然,微风似轻柔的纱幔,在田野间飘然飞舞,空气中弥漫着新土的清甜气息。

  踏着晨光,新盛镇乐都社区居民刘培福自田间而归,洗净双手,拿出了珍藏于家中的狮舞表演道具,细细地擦拭着。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

  今年70岁的刘培福是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梁平狮舞的市级传承人。自幼随父苦学,几十载初心坚守,刘培福用大半生的时间守护着他与狮舞的缘分,带着情感与梦想,记忆和温度,这一守,就是一辈子。

  A 承父业 续“狮”缘

  在刘培福心中,与狮舞有关的记忆大多与父亲息息相关。刘培福的父亲刘祥贵是一名狮舞演员,在刘培福小时候,他的父亲常把几个孩子聚在一起,教他们耍狮子、拉盘子、踩斗扣、爬高杆。鲜红的毛须、金色的渡眼、泛着银光的贴齿,舞起来威武生风,这是刘培福对狮舞的最初印象。

  11岁那年,刘培福正式拜父为师,开始了学艺之路。与“耍着玩”不同,真正的狮舞所需要的是扎实的基本功和舞蹈技艺。“梁平狮舞融合了舞蹈与杂技两种元素,还包含武术基本功,对天资和努力要求很高。”刘培福说,一开始,他自认有点天赋,其中他最擅长的就是舞狮当中的踩斗扣。然而,真正接触后才知道,学艺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容易。

  苦练半年多,刘培福才能顺利攀上高桌,一年后熟练高空跳转,三年终于练就斗扣绝招,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艰苦练习,他才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了这门技艺的入口。

  艺术的追求之路注定十分不易。数十年的艰辛磨炼中,从高处摔下,伤筋动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有一次,我从5张叠加的桌子上摔下来,背骨伤得足足养了三个多月,但我仍然坚持练脚功,没敢耽误过。”刘培福说,让他一直坚持的原因,是父亲的谆谆教导和内心深处对狮舞的热爱。

  B 守初心 勤钻研

  然而就在这时,命运的岔路口出现了。20岁那年,刘培福考上了当时的“骑兵”。远走他乡投奔军营,是每一位热血男儿的不二选择,刘培福心动了。但他的内心同时又有深重的犹豫:“这一走,狮舞不就荒废了吗?究竟是选择当兵,还是留在家乡继续学习狮舞?”

  他辗转反侧,思前想后,做了一个决定:“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到底,一生不悔。”

  从一事,终一生。一次选择,便决定了一生的追随与守候。

  2012年,梁平狮舞被列为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刘培福也成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2013年,由刘培福等人组建的“梁平狮舞表演队”相继在梁平、开江等地演出,受到群众追捧。2015年,新盛镇中心小学、新盛镇乐都完全小学两所学校被设立为梁平狮舞传承实验基地。

  为了将梁平狮舞更好地传承下去,刘培福努力地钻研技艺,整理出了一套独特的教学方案和授课技巧,并在两个狮舞传承基地开班教学。2013年至今,刘培福累计招收学员上千人,受邀表演梁平狮舞上百场。同时,他参与创作的《狮舞传奇》校园剧获得梁平中小学艺术节一等奖。

  C 传技艺 计深远

  守护非遗,守护的是文脉,更是自信。身为非遗传承人,刘培福矢志不渝地坚守着自己的技艺,默默奉献,全心传承。

  据记载,早在嘉庆年间,狮舞便已在梁平出现,解放后更是成为了人民群众的主要文化生活之一。六七十年代,梁平“高台狮舞”盛行,2011年,梁平人将其改为渗透了梁平人文元素的梁平狮舞,流传至今。

  “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咱不能丢。我要守住这个技艺,守住狮舞的灵魂,还要给它插上‘翅膀’,让更多的年轻人走近它、接受它、喜爱它,让狮舞的精神代代传承下去。”刘培福说。

  如今,70岁的刘培福已是四世同堂,本该安享天伦之乐的他却依然坚守在非遗传承的路上。“余生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把梁平狮舞真正的精髓传授给我的学生们,在传承的路上找到创新,让梁平狮舞走向更远更大的舞台。”刘培福说。

  对于守艺人来说,一生都很慢,一辈子做好一件事,一生只热爱一件事物。不计时代喧嚣,不为追名逐利,刘培福的狮舞传承之路将如环绕家乡的一弯碧波,流水汤汤,永不停息。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