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忘四十载 春风化雨传灯戏

——访梁山灯戏市级非遗传承人彭雪莲

梁山灯戏《麻辣公婆俏媳妇》剧目中,彭雪莲(中)在舞台上表演。(资料图片)

梁山灯戏《三个和尚》剧目中,彭雪莲(左)在认真表演。(资料图片)

3月9日,彭雪莲(右)在指导学员学习梁山灯戏。记者 邓仁豪 摄

  记者 邓仁豪

  14岁进入川剧团勤学苦练,30岁在梁山灯戏的舞台上大放异彩……进入戏曲行业四十余载,她的搭档和朋友,都说她是一个对其它事随意,唯独对梁山灯戏执着而专注的“戏痴”。

  如今,56岁的她仍然活跃在戏曲的舞台上,跟着剧团一起到全国各地参加表演,传承梁山灯戏。她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戏曲大舞台,无怨无悔。

  她就是梁山灯戏市级非遗传承人彭雪莲。

  一点初心,苦练戏曲十五载

  彭雪莲出生于礼让镇,是土生土长的梁平人。1979年,14岁初中毕业的她报考了梁平川剧团,从此与戏曲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和表演,所以考进梁平川剧团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回忆起那时,彭雪莲颇有感触地说:“我报考那年,川剧团只招3人,当时有200多人一起报考。但是我没想放弃,从小的热爱和坚持,让我有幸顺利进入了梁平川剧团。”

  在梁平川剧团的那几年,是彭雪莲最苦的几年,也是她最快乐最充实的几年。那时的她,年轻有冲劲儿,遇上难演的角色,也毫不退缩,拿着剧本满场子跑着问师傅、师兄们,就为了将角色“钻”透,有时连吃饭和休息都顾不上。

  1986年,彭雪莲被分到了梁平文化局的下属单位上班,离开梁平川剧团后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清闲。“在单位上班的一个月后,我就觉得有些厌烦了。因为以前每天都会练功唱戏,十几年来,唱戏早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彭雪莲说。

  彭雪莲明白自己最喜欢的还是戏曲。期间,她也曾多方打听,想重回梁平川剧团,重新登上她热爱的舞台,但最后都没有成功。

  之后,彭雪莲开始自己在家练了起来。和在梁平川剧团一样,她每天六点钟按时起床,压腿,下腰,开嗓……下班休息的时候,她就拿起以前的剧本,慢慢地揣摩每一个人物,丫头、少女、小姐、老妇……她慢慢在各个角色里沉淀自己,开始更深层次地解读戏曲人物。彭雪莲一边默默练习着,一边等待着重回戏曲舞台的机会。

  重回舞台,灯戏台上名声扬

  这一等就是八年。1994年,彭雪莲被调到了梁平文化馆上班,那时的梁平川剧团也早已合并到梁平文化馆,这意味着她又可以重新站上戏曲的舞台上。

  “当我知道又可以回去唱戏时,一晚上都睡不着觉,又高兴又激动。”彭雪莲说,1994年,梁平文化馆早已不再唱川剧,而是已经开始唱梁山灯戏。

  回忆起第一次看到梁山灯戏时,她颇有感触地说:“当时看到他们排练,我就被深深吸引了。与其他的戏曲太不一样了,梁山灯戏很有本土特色,并且每个角色相当有塑造力。”

  但起初,彭雪莲心里还是有一些怯场和担忧的,虽然她一直没放弃练习戏曲,可毕竟好几年没登台演出,以前也没有接触过梁山灯戏,她担心跟不上大家的进度。

  但实际上,彭雪莲在熟读剧本之后,往往能很快地把握角色,在舞台上的表演也张弛有度,能很好演绎角色,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大家的认可,让彭雪莲更加痴迷梁山灯戏。她全身心投入了学习梁山灯戏中,吃饭、走路……她无时无刻都都在琢磨剧本,钻研角色。

  在彭雪莲的坚持与苦练下,她的戏曲功力日渐深厚。2001年,彭雪莲跟随剧团一起去广州参加全国第十一届“群星奖”决赛,梁山灯戏剧团的剧目《招女婿》《卖驴》夺得了此次决赛的金奖和银奖。

  那一天,梁山灯戏让全国观众记忆尤深,参演的彭雪莲也在此次比赛中大放异彩。

  一片赤诚,非遗文化代代传

  有了一些名气的彭雪莲,并没有迷失自己,而是更加积极地投入到了梁山灯戏的传承中。

  “梁山灯戏不仅仅是一个戏曲,它更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要让更多的人知晓和喜爱它,就需要传承。”彭雪莲说。

  2001年,彭雪莲开始收徒。怎样去理解一个人物,用什么样的动作和微表情去诠释这个人物……彭雪莲把自己对梁山灯戏的感悟、体会和技巧都倾囊相授。在她大力传承之下,了解喜爱梁山灯戏的人越来越多。

  同时,彭雪莲一面收徒,一面走进校园里传承,为中小学生、社会各界喜爱梁山灯戏的人免费上课,让更多人领略到了梁山灯戏的魅力。

  2018年,彭雪莲为西苑小学编排的梁山灯戏《柚子树下》,获得了全国小梅花奖的“最佳集体节目奖”。同时,她为梁山小学、西苑小学和实验小学等编排的多个梁山灯戏小剧目,在参加重庆市的比赛中屡次获奖。

  “择一事,终一身。”这是彭雪莲刚入行她师傅对她说的话,也是每当彭雪莲在戏曲这一条路上遇到困难时,给她前进力量的一句话。

  这一句话,她一记就是几十年;这一句话,让她在梁山灯戏的舞台上绽放无数光芒,传承之路更是永远不会停歇。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