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 传承不止

——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梁平癞子锣鼓市级传承人贺志灿

梁平癞子锣鼓队在央视舞台上表演。(资料图片)

2月29日,贺志灿在家中编排新曲目。

2月29日,贺志灿(右)指导学员练习乐器。

  文/图 记者 谢清城

  “喽丑当、丑喽当……2月29日一早,一曲节奏激昂的敲锣声打破了镇子的宁静,原来是贺家老小把乐器拿出来,在自家门口练上了。

  “又敲起来了呀?你们一家人好热闹哟!”周围邻居往贺家门口过路时,平常的语气中并未透露出惊讶。

  “是诶,这首《战疫》才编好,得抓紧排练呀。”贺志灿乐呵呵地回应。

  贺志灿的癞子锣鼓,是他用生命演绎的“不疯魔,不成活”。与记者的交谈中,贺志灿打开了话匣子,讲述起了和癞子锣鼓的不解之缘。

  从城市回农村

  全力做好认准的事儿

  贺志灿出生在礼让镇一个癞子锣鼓世家。受家庭熏陶,他从6岁起便开始和父辈学习癞子锣鼓,悠扬的锣鼓声陪伴了他整个童年。天资聪颖加上兴趣使然,贺志灿10来岁时,便掌握了癞子锣鼓许多技艺手法,在乡间小有名气。父亲引以为豪,更是把他当做接班人倾力培养。

  中学毕业后,迫于生活的压力,贺志灿远走他乡谋生活。多年的艰苦奋斗后,2002年,他终于在北京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拥有了上百万的资产。虽然事业蒸蒸日上,但贺志灿的脑海中始终萦绕着癞子锣鼓的余音,挥不去、赶不走……

  2004年,贺志灿回乡看望生病的母亲。临走前的一晚,年迈的父亲把他叫到房间里,语重心长地说:“灿儿,又有好几个打癞子锣鼓的老艺人去世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打癞子锣鼓了,这个技艺恐怕没人继承要失传了……”父亲的一席话,让贺志灿心里很是沉重。

  是去北京继续干?还是留下来传承癞子锣鼓?一个星期后,他做出了选择——传承癞子锣鼓!

  第二天,贺志灿就赶回公司处理手头上的事情。一个月时间里,他果断卖掉了别墅,匆匆处理好手上的工程和工人工资。“有个工程投资了100多万元,眼见就快有收益了,他说不干就不干,我拦都拦不住。很多钱都打了水漂,但他就觉得值。”贺志灿妻子李东明说。

  贺志灿再无后顾之忧,回到礼让镇,他全身心投入到了癞子锣鼓的传承中。

  “那个贺志灿真的好傻哟,放着好好的老板不当,跑回来打啥子鼓。”众人对此十分不解。

  面对他人的不理解,贺志灿只是淡淡地说:“我做好自己认准的事儿就够了,让别人说去吧,我不在乎!”

  传承非遗文化

  收获人生宝贵“财富”

  贺志灿从北京回乡时,癞子锣鼓大多用于红白喜事时渲染气氛,且枯燥乏味,并不被年轻人所接受。就算他自掏腰包购买乐器,腾出房间免费教学,仍旧招不到一个学员。

  没有学员,贺志灿就瞄上了年幼的侄子和女儿。起初,他们也不想学,为了激励孩子,贺志灿可谓是想尽了办法:买零食、变魔术、讲笑话……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只能起到短暂的效果。

  “要传承和发展,必须创新。”贺志灿分析原因,传统曲目太严肃,不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情趣;传统打法太呆板,不符合小孩子爱动的天性。

  于是,贺志灿在保留其精华的基础上,新创作了多首听着喜庆、寓意吉祥的曲目。同时,融入了表演动作,并配合眼神交流,使其更富有视听性、观赏性。

  曲目创新后,侄子、女儿兴趣就来了,很快便掌握了癞子锣鼓里面的三个基本乐器——马锣、钵、鼓的演奏方法。在他的坚持和游说下,妻子也从最开始的极力反对到默许再到主动加入。就这样,家庭锣鼓队组建起来了。

  每当茶余饭后,贺家老小就把乐器拿出来,在家门口“喽丑当、丑喽当”地敲上一阵。锣鼓声吸引了街坊邻居和大批的孩子看热闹。来贺家玩的孩子多了,贺志灿就有意识地动员那些对癞子锣鼓感兴趣的家长,让他们把孩子送来学习,并承诺不收一分钱学费。很快,他招到了二十余名少儿学员。

  2006年,区人民广场举办文艺表演,贺志灿带了十多名孩子登台演出。孩子们精彩的表演,让台下观众惊讶之余也对癞子锣鼓这一传统文化多了几分认可。于是,找贺志灿学习的人越来越多。

  期间,贺志灿还萌发了一个新的思路,就是与礼让镇来宝小学合作,让更多有兴趣的孩子能够系统地学习癞子锣鼓。起初,学校怕影响孩子学习,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抽出了一个班的学生学习。没想到这竟帮助孩子提升了学习成绩。

  “癞子锣鼓讲究‘心口手三合一’,这对开发孩子智力非常有帮助。”贺志灿介绍。后来,来宝小学直接将癞子锣鼓纳入音乐课,在他的领头下,基础班、传承班、精英班办得风生水起。

  贺志灿仍不满足,他将传承的范围扩大,接连去幼儿园、中学、消防支队、社区、企业等义务教学。“只要有人学,我就去教。”贺志灿说。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如今,贺志灿的学员数量从曾经的二十多名增长到如今的一万多名,礼让镇也被列入了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成为癞子锣鼓的传承基地;他的癞子锣鼓队陆续走上中央电视台、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等平台,并在湖南、陕西等地的大赛和展演中获得大奖;而他本人也获得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梁平癞子锣鼓市级传承人”“全国优秀文化志愿者”“重庆好人”等多个荣誉称号。

  前不久,贺志灿一个老朋友对他说:“老贺,如果当年你没有选择回来传承,而是继续搞房地产,说不定你早就赚得盆满钵满了。”“于我而言,这1万多名学员才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贺志灿笑着回应。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