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书斋啸晚风

——记书画家蓝俊武

蓝俊武正在创作书法作品。

行草《寒山》。

行草《幽谷》。

行草《松声》。

行草《爱撼天地》。

行草《山寺》。

  刘 勇

  时光不负有心人,时光在有的人手中溜走,又在有的人手中被抓住。蓝俊武先生而立之年学绘画,天命之年攻书法,爱好和职业同步,人生与事业同行,大器晚成,坚持数年成就事业。他的绘画以山水见长,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笔墨洒脱之中见机智,随意之处露天趣。他的书法以帖为诣趣,崇尚古意风格,注重修养和笔墨锤炼,成为别具一格的蓝家样式,为梁平书画界作出了表率。

  (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在电影公司美工室看到一位正伏案书写的人,凑上前去看了看,他抬头向我示意,我看清了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英俊潇洒。这时,覃老师进来对我说他是电影院的蓝俊武。这样我和蓝俊武相识了。

  俗话说相识是缘,我们相识了半个世纪。他长我十六、七岁,成了忘年交,既是老师又是朋友。谈到艺术时更像平辈的兄弟一样,为了一个见解、一个观念会各抒己见,不亦乐乎。

  蓝俊武先生1940年生,梁平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他在回龙读的“翻身”书,1963年屏锦中学高中毕业,后安排在梁平电影队工作。他长期在乡下放电影,他对影片中的书法特别专注,常常是边放映边揣摩。到金带镇去放映电影,是他最乐意的事,白天可到双桂堂去看殿堂楼阁上的匾额和破山、竹禅的书画。破山、竹禅二位是德高望重的法师,为明清时期中国著名佛门巨匠、诗人、书画家。观他们书画及其崖刻碑帖,启迪志趣,书画种子开始在先生年轻的心里埋下并萌动着。

  机会来了。一九七五年五月,蓝俊武被单位推荐去四川省电影公司美术进修学习,系统地学素描、色彩、速写、电影美术创作。学习期间,勤学苦练加之自己的悟性,蓝俊武获得了美术知识及技能。这次的学习为他后来在艺术发展道路上起了很大作用。

  学习归来,正巧省电影系统开展电影院环境阵地宣传活动,他利用学来书画知识美化环境,书画、美景相得益彰。蓝俊武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省文化厅特授予他“优秀服务员”荣誉称号,并组织全省电影美术工来梁平现场观摩学习。他担任北门电影院美术工作,除了画大型新片电影宣传画、写海报外,还要抄写片子主题思想和内容向观者介绍新片子的梗概。那时电影内容全靠人工抄写,当时若有电脑,可能今天梁平就会少一个书画家。

  蓝俊武先生是书画双修,善长书法、国画、宣传画、水粉画、油画等。他创作的电影宣传画《李时珍》用水粉材料画成,在四川省电影宣传画中获二等奖并获四川省第一届优秀文艺作品奖、四川省出版社出版发行。他创作的《赏秋图》在三尺长的宣纸上面大块浓墨泼洒,任其水墨抽象自然渗化,华润苍厚,在充沛淋漓气韵融浑的效果上,巧妙地在淡墨处点树和人,树上随意涂抺二、三笔暗红枫叶,赏秋的画面跃然纸上。

  他的国画山水、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的业内业外书画展,都是满载荣归。他的书画能力那个时候就已崭露头角,在书画圈颇有名气。国家三级美术师,重庆书协、重庆美协会员,梁平书、画协会顾问,荣誉接踵而来。

  曾听画友刘久定谈到他少年时,与几个爱好书画者,时不时在新电影公布广告栏去学习先生的绘画和书法。有一次,他看呀看的竟忘了回家吃饭。可见,先生的字画是有魔力的。后来刘久定也成了先生的莫逆之交。

  (二)

  蓝俊武先生对于书法,是用过苦功夫的。好多种字帖他都临摹,写什么像什么。如《祭侄文稿》、《争座位帖》、《兰亭序》、《书谱草书千字文》、《十七帖》、《谢无量诗抄》,他都临摹。这大概是由于他以前学过素描的缘故。素描的基本功训练是严格的,把摆在面前的实物分亳不差地画下来,经过这样训练的手腕和眼力,运用起来自然准确,达到得心应手的境界。这比没学过素描的来写字要占便宜得多。

  蓝俊武先生曾对我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我来熟背草字三千怎样”?他说到也做到了。他为城市、农村题写的牌坊、匾额、对联等都是用行草书写成。看得出他对行草书语言的把控,用笔的轻重与舒缓,笔墨的浓淡与燥润,线条的呼应与丝连。初看似极易找出其点画或结字的出处,像颜字又像书谱,还有谢无量的孩儿书体影子。有人说,先生近于晋唐人书法。但是,仿的又是哪一家呢?实在是指不出来。因为其笔意间蕴含着极丰富、极纯粹的传统韵味,同时他又不固守一帖一法一家,多法融入自家的文化血脉之中,成为蓝氏书法样式。

  蓝俊武先生的书法蕴藉有味。就全幅看,平淡中求奇秀,用笔圆润精妙。筋骨内含,得晋唐书法之妙谛。注重章法,字距、行距疏密得当,平淡率真的书风相和谐。善于在平淡中求变化,行、草相间,一任自然,用墨浓淡自由,使全篇形成了生动的韵律。书写松动,法存笔端,真正是潇洒出尘、游刃有余。行笔轻捷,枯湿浓淡,尽得其妙。具有清润虚灵、古淡散逸之美。

  由此可见,他善于在平淡中求变化、于洒脱中求雅逸,正合他“渐老渐熟,反归平淡”之意。

  蓝俊武先生,有自己多年来学习书画创作的经验和美学理论。他特别推崇书法要“到位”和要有“味道”。到位是书写技术,书写时用笔的起行收笔要到位,味道就是艺术修养高不高看字外功夫。著名美学家邓以蛰先生提出:“无形自不能成字,无意则不能成书。”有“味”的字即谓之书,无“味”的字谓之文字。文字是传意的,无须讲究什么“味”,然而,书法是艺术必讲究其“味”,即“书味”也名“书卷气”,这种“气味”能使人“赏心”,这种“气味”就是书法艺术的灵魂。先生追求的“到位”“味道”的书论正与此不谋而合。

  (三)

  退休后的蓝俊武先生在自家的阳台支撑一个简易的画案,右边用木籍组建的书柜,算是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命名为“独步楼”。

  他在“独步楼”里朝夕砚耕,临帖不辍。晨习二王,夜摹颜真卿,惦记书谱与古人对话,取法乎上;揣摩古人笔法,又思笔墨当随时代。风风雨雨几十年,他精心雕作,在独步楼里完成了书画作品数千余件。然而他的作品并不因画室窄小而俗气,反而气象万千,千变万化。我仿佛看到了“独立书斋啸晚风”的场景,这场景应是先生的真实写照。

  横涂竖抹纸千张,

  笔墨多情易感伤。

  独立书斋终不悔,

  孤身日久已平常。

  他在独步楼中以书为伴,以字为友,共呼吸同命运,久而久之成为平常,不怨不悔甘坐十年冷板凳,这几乎成为书家必备的磨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管天气多冷多热,都坚持做一件事。一生冷暖自知。有人问我先生天天一人在那里写写画画,孤不孤独?在我看来,他和他的艺术在一起,他并不“孤独”。孔子曰:“德不孤,必有邻。”先生有异常充裕与丰富的精神世界,所以他没有理由“孤独”,他的艺术旅程更不是“孤独”!先生旦夕临池,每有体会便在书中记下心得,与世无争,沉醉其中,自得其乐。虽然许多时候只是躲在窄小的书斋中构筑他笔墨的图式,他依然不“孤独”,因为他有强劲的内心动力。更何况徳高望重的先生身边有无数志同道合的朋友,时而品茗论道,谈书论画,时而挥毫泼墨,抒写胸意,神融笔畅,翰墨飘香,其乐融融,何来“孤独”?他的艺术却慢慢地影响着周边的人。我相信,这种影响会随着时间的延伸而蔓延。

  (四)

  蓝俊武先生尽管多数时候言语不多,但遇到知己或是趣味相投者,会毫不犹豫地表达自己的见解。讲到书法,就滔滔不绝,据理力争,依法依理,竭力维护书法方面的道理及观点。他是一个尊重事实的人。有一说一,从不糊弄乱夸人。当然,更多的时候,他是一种沉默状态。在世间,思想深邃者,大多少言寡语。究其原因,随着知识的积累、学养加深,日益感到自己的“不足”或是书家语言的火候不到,它与丰富精神世界之反差日益强烈,于是,在许多场合放弃言说。

  蓝俊武先生是一介平民,是一位布衣艺术家,朴素而平常。其言谈、举止或作品都真率又不乏娴雅。他没有过激的言论,也无半点傲气。如此之人在当今已属稀罕异常。

  蓝俊武先生并非老师,由于他在这个圈子里除了他的书画工夫了得外,谁想去请他指导写字学画他很乐意教,还经常又去给老年大学上国画课,发挥余热。书画是他穷其一生苦苦追求的“情侣”,把自己学到的书画艺术分享给大家也是他高兴的事情。有人要他心爱的作品也愿相赠相送。他的为人处事,待人接物都是表里如一,更是由于他德高望重的品德,在圈子中大家信服他、尊重他,也就自然称他为老师。而且,现在人人都尊称他一声老师。

  书画家蓝俊武先生是我的良师益友。他精辟的书画见解,谦让、宽容、正直的为人,给予了我莫大的影响。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而今先生虽已年近八旬,却仍独立书斋,笔耕不辍,精神可嘉,令人钦佩。我已六十有余,往事历历在目,为不枉与先生有数十载的忘年之交,特写此文,以表心意。愿先生健康,长寿,再创佳作。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