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辉:这辈子,就活给了木版年画

近日,徐家辉在给前来学习梁平木版年画的小学生讲解木版年画。

近日,德合泰作坊,徐家辉在印刷梁平木版年画。

近日,德合泰作坊,徐家辉在刻板。

  文/图 记者 蒋婷

  先用棕刷饱蘸墨汁,均匀刷往木版表面,再将一张“二元纸”轻轻覆在木版上,然后用趟子从中心部位向四周趟平,自“二元纸”一角轻轻提起,《四郎探母》的故事跃然纸上,整个过程,徐家辉娴熟利落、一气呵成。

  梁平木版年画是梁平人民为庆贺年节而绘制的一种绘画艺术,属于套色木刻版画,起源于明末,曾经与梁平竹帘、梁山灯戏并称“梁平三绝”,至今约有三百年的历史,具有深厚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徐家辉是梁平木版年画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德合泰第六代传人。

  12岁那年,徐家辉第一次接触年画时,便被它古朴的线条和厚重的色彩所吸引。此后40余年间,他一直专注于制作、研究和传承梁平木版年画。用他的话说,“这一辈子,就活给了木版年画。”

  缘起

  徐家辉出生在梁平木版年画的出产大户——徐氏家族。早在1776年,徐氏家族就创立了“信力足”年画名号。在19世纪与20世纪交替之时,徐氏先辈又先后创立了“德合泰”“和盛友”“信立号”等在梁平颇有影响力的年画名号。

  徐家辉回忆,在“德合泰”鼎盛时期,作坊里需要雇佣100多名工人,一天要做几千幅年画,还要加工外包年画。每到销售旺季,要请20多个挑夫,将年画挑到重庆及现在的三峡库区一带销售。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适逢战乱,民国后期这门产业已经开始逐渐衰落,手工作坊也陆续停产。

  一次偶然的交谈,徐家辉从他姑婆口中听闻了家族有关梁平木版年画的故事。家中原有的老辈子留下来的年画雕版大都烧毁了,只有徐家辉的“四姥”(梁平方言,即徐家辉爷爷的四弟,梁平木版年画第五代传承人徐典隆)还了解一些,于是徐家辉开始每天缠着“四姥”教他做年画。

  “把手艺学到就行了,不要指望它能养家糊口。”徐典隆对徐家辉说,希望他不要把太多的心思花在这上面。

  “先断筋,后断线,坡边平铲。”徐家辉一边念着口诀一边演示如何雕版。他是从家族中老人们的嘴里知道了很多梁平年画的制作工序。加上小时候热爱手工制作,徐家辉在家不断摸索和反复琢磨,最终复原了传统年画制作工艺。

  守艺

  学艺不易,守艺更难。学成以后,17岁的徐家辉发现,确如“四姥”所言,做年画养不了家。“当时我是用白纸做的年画,一幅画只能卖几角钱。”徐家辉说,为补贴家用,他便去了重庆打工。

  做过漆工,修过车,1996年,攒下“第一桶金”的徐家辉,回到了家乡,继续做梁平木版年画。“那时候觉得自己挣了一些钱,买得起彩电、冰箱,还把屋里装修了一番,也算是个有钱人了,就想继续做自己喜欢的年画。”徐家辉回忆说,为支撑制作年画的花费,他在屏锦镇场镇上开了一家建材商铺,一边做生意,一边摸索制作年画。

  工具就像手艺人的灵魂,是手艺人与器物沟通的交心之物。然而,老一辈给徐家辉留下的却只有一把雕刀、一套雕版、一卷画稿和一枚“德合泰”的印鉴。

  刻版是整个年画制作过程中的灵魂,每一刀都关乎着最后成型年画的合格与否,要求极其严格。可是在徐家辉看来,刻版不难,配色最难。梁平木版年画在用色上强调强烈的对比,追求火红、热烈的喜庆效果。“红配绿,嫩笃笃;红配黄,喜洋洋”,梁平木版年画用色不多,以佛青、煮红、品绿、槐黄等为主,在画面上较大面积地使用原色,因而它醒目但不刺眼。徐家辉制作的木版年画作品颜色对比强烈、色彩丰富浓艳,构图饱满、表现细腻,有着浓厚的地方特色与原朴之美。

  但最开始徐家辉制作梁平年画时,印制出来的年画始终欠缺传统年画的味道,后来才觉出问题就出在纸张上。传统梁平年画使用的纸张是本地出产的白竹手工纸,又名“二元纸”。“二元纸”纸张纹路粗糙,呈朴实温润的土黄色,结合年画印制的色彩和内容,自带独特韵味。制作年画之前,买来的“二元纸”还要进行二次加工,先将纸蒸2小时,褪去纸的脆裂性和缩水性,再刷上矾水。将观音土研磨、调浆沉淀晾晒成细粉末,再加上胶水调和均匀涂于纸面上,晾挂阴干。这样加工后的“二元纸”才能既保证纸质原本的颜色和质感,又可以防止颜料渗透,更加经久耐用。

  徐家辉开始试验制作梁平年画时,当地已经很少有人生产“二元纸”,他也试着用宣纸或类似“二元纸”的纸张印制年画,但最终效果都不及“二元纸”。后来,他找到当地一家手工纸生产作坊,终于成功研制出了“二元纸”。徐家辉说:“这才算真正开始梁平木版年画的传承。”2005年,徐家辉终于做出了传统年画《盗令出关》,这是徐家祖传的系列年画《八美图》之一。

  经过老人们再三确认,徐家辉终于激动地印上了祖辈留下的“德合泰”大印。得到老一辈认可,徐家辉满心欢喜,更加坚定了走制作梁平木版年画的道路。

  传承

  2006年是让徐家辉永生难忘的一年,梁平木版年画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徐家辉也成为了梁平木版年画的传承人。

  谈及传承,徐家辉表示,不能仅守住家门口这块地盘,要走出去扩大宣传,让群众了解、接受、喜爱这一文化遗产,这样才能传承下去。本着这一理念,徐家辉从不错过任何一个展览、非遗进校园等可以宣传梁平木版年画的机会。

  制作年画带不来大富大贵,想要传承就必须找到一些真正热爱它的人。“也有很多学习美术的年轻人来拜访学习,但他们主要是为了锻炼自己,了解民间艺术,真正要从事这门手艺的人还是非常少,大多只是学几天就走了,我去学校教的内容也终究不够全面。”徐家辉流露出忧虑的神色。“年画的销路还是较窄,投入产出也不成比例,仍然属于夹缝中求生存。”

  今年54岁的徐家辉也有一个心愿,筹一些资金开一间非遗传承室,让喜欢梁平木版年画的人前来体验学习,将最原汁原味的梁平木版年画传承下去。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