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水,点点滴

  〇曾志忠

  雨后清晨,我走在石马山登顶的小路上,空气清新,气温凉爽。新竹刚抽冒出的叶,尖细且长,像针,又像簪,翠绿。叶尖上的露珠,在晨曦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我弓着腰,仔细地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准备微距拍摄一张在露珠里聚成远景图像的图片。

  “呵呵,曾老师在捕蝉呀!”

  我循声一望,在我身后大约四五米远的地方有一个人,但却看不清楚。我赶紧揉了揉眼,还是没能看清,我又把手中的眼镜戴上,近视眼嘛,看近不看远,可怎么还是看不清呢?我在脑中专注地辨认着对方,但依旧模模糊糊。

  “怎么?装大呀!”对方又发话了。

  “哎呦,是向校长嘛!”通过声音,我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彼此寒暄了几句,旋即又分开。他忙着去山顶晨练,我忙着拍照片。

  回到家中,我总是觉得奇怪。是今天早上的雾太大,还是我的镜片太脏?我把镜片用洗洁精细细地洗了一遍,再戴上,咦,怎么还是模模糊糊的?

  我的心忐忑起来。糟了,可能是眼睛出了问题!我没有其它兴趣爱好,不坐茶馆不打牌,唯爱好涂鸦、码字和拍照,如果双目失明了,余生该如何打发呢?

  去医院检查,一会儿门诊部,一会儿又是住院部;一会儿四楼,一会儿又是十楼;挂号、交费、办住院手续、交医保卡……忙了整整一天,颇有些晕头转向。

  听说我要住院,儿子电话来了。他奇怪的是,几十年没听说老汉有什么病,怎么突然要住院呢?我说,白内障,70岁以上的老年人,80%的人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症状。

  女婿电话来了,说要从苏马荡赶回来看我。我说用不着!小手术,10多分钟就可以搞定的,但他还是坚持回到了梁平。

  儿媳从重庆赶回来了,每天熬好鲫鱼汤、鸡汤,专程送到医院。

  孙女、外孙女、外孙也都专程从重庆赶了回来……

  我躺在病床上,遵照医嘱,不能看电视,也不能玩手机。窗外的雨滴敲打着雨篷,滴滴答答。这突然使我想起一句俗语:“屋檐水,点点滴。”这句话就是“上行下效”的意思,教育年轻人应当好好孝敬老人,为后代作出表率,一代一代往下传。

  然而前不久,我听到一种新的诠释。说屋檐水,点点滴,总是往下滴的,爱心,也总是向下一代倾注的。对此说法,我非但不赞同,甚而还有些义愤填膺:这分明是在为自己的不孝做辩护嘛!

  今天细细想来,这话还似乎又有一定的道理。

  子女年幼,不谙人事,父母无不关怀备至。子女长大成婚,也做父母了,其更多的精力理所当然地也就放在了他们的子女身上。

  此时,我又想起了“孝是论心不论事”这句古话。就在前几个月,我还在为子女们春节的一个安排不合情而耿耿于怀呢。现在,想到这几天子女们、孙辈们的表现,我真为自己的“小气”而汗颜。

  生活中,老人们平日与子女们接触,总会有不符合自己主观愿望的言语和事情吧。接触多,不合意的言行也就多。这也是所谓“远香近臭”的道理。

  此次住院,儿女后辈们的表现让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心之所至,就是孝。

  我的手术非常成功。出院后,我悄悄摘下避光的墨镜试看了一下,啊,外面的世界怎么这么美!蓝天,白云,红花,绿树……眼前的一切,好像是一张饱和度很高的照片。我眼睛的自然晶状体是慢慢变得浑浊的,自然也就使我观察到的世界慢慢变得翳翳了起来。现在好了,眼睛的浑浊物除去了,再加上我本身就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嘿,今后我眼前的世界一定会更加美!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