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何龙飞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每当听到或哼起罗大佑的歌曲《童年》时,我就会回想起知了声声伴我成长的往事,心里便泛起阵阵涟渏。

  小时候的盛夏,白天酷暑难当,知了却在家乡的山林中、田边地角的树木上异常活跃,声声鸣叫汇聚成大合唱,恢弘大气,不单热闹了山野,还震撼了我的心灵:知了不仅是神秘而耐人寻味的动物,而且是善于歌唱的唱将,卖力、持久、大方、执着,令人鼓舞、舒心、陶醉,怎能不叫人喜欢?实在是累了,知了才暂停鸣叫,休憩一会。没过多久,知了又恢复了鸣叫,越叫越精神,越叫越动听。虽然少有五线谱般明显高低不同的音调,但那歌唱分明饱含力量,打动人心,让人佩服不已。直到晚上,知了的叫声才会渐渐减弱,以至于夜深了会睡着而没了鸣叫。天将亮,知了从睡梦中醒来,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继续声声叫着夏天。

  面对知了的鸣叫,我惊奇不已:这些“歌唱家”有什么来头?父亲见我的困惑样,立即予以解答:知了也叫蝉,会鸣的蝉是雄蝉,它的发音器在腹部,像蒙上了一层鼓膜的大鼓,鼓膜受到振动而发出声音,由于鸣肌每秒能伸缩约1万次,盖板和鼓膜之间是空的,能起共鸣的作用,所以其鸣声特别响亮;并且能轮流利用各种不同的声调激昂高歌。因为雌蝉的乐器构造不完全,不能发声,所以它是“哑巴蝉”……没想到,父亲竟是个“知了通”,我暗自钦佩,忍不住问了他一句:从哪里知道这么多知了的情况?父亲直言不讳地告知:书本上看来的,知识就是力量,腹有诗书气自华嘛!刹那间,父亲的形象高大起来,不能不令我肃然起敬,决心要向父亲学习,做一个知书达理、博学多才的男子汉。是该趁热打铁的时候了。父亲示意我仔细聆听知了的叫声,启发我:不仅学他常读书,还要学知了常歌唱,因为只有歌唱,才会更有生机与活力、价值与意义、幸福与舒畅。我点了点头,父亲感到了满意。

  不知不觉间,倍受启迪的我有了观察知了的念头。心动不如行动。我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到林间,欣赏知了合奏出的交响乐。瞧,那只知了停在枝头上,多像一个歌手,专注地唱着情歌,大有呼朋引伴之势。转换角度,又见一只歌唱的知了,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山林里不计其数的知了,构成了林荫下独特的景致,尤其是那声声鸣叫,悦耳动听,更加衬托出山林的幽静与雅致。置身于其中,我能不被知了感动都不行,只任对知了喜爱的情愫疯长。

  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我乃凡夫俗子,何况还是童心正浓的孩子,岂能不进一步探究知了。于是,在叮嘱父亲不要大声说话后,我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悄然地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住了一只知了。近距离观察知了,别有一番滋味:一身麻黑色,头较大,身子较扁平,两翼薄而透明,腹基部的发声器微微凸起。看着看着,想着想着,对于知了,我除了景仰还是景仰。“看够了,就把它放了,救虫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时,父亲发话了,提醒我爱护知了。事不迟疑,我立马放飞知了,让它重新加盟合唱的行列。这就对了!我得到了父亲的表扬,心里乐滋滋的。

  该吃饭或睡觉了,我和父亲才告别知了的声声鸣叫,回家去享用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与美妙,其乐融融,无与伦比。

  以后,我抑制不住激动,邀请同伴们一起观赏林间、地坝边树木上的知了,一起听知了的鸣唱,一起品评知了的天籁之音。很快,欢声笑语此起彼伏,和着知了的声声鸣叫,配合得那么默契。有同伴捉了知了后,不知是羡慕嫉妒恨,还是其他原因,欲置它于死地。我发现苗头不对,就动了善心,赶忙打招呼、制止,保护了知了。其他同伴见状,赞我是个“大好人”。而我不置可否地一笑后,脱口而出一句:保护益虫,人人有责。至此,同伴们更是被我的精神和举动所折服,观得更为仔细,听得更为认真,乐得更为惬意,即使冒着中暑的危险也在所不惜,无怨无悔。心满意足后,我们才意犹未尽地暂别知了,回家去与父母一起分享见闻和体会乃至感悟,那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绘声绘色地模样,最有意思,最为精彩。

  不经意间,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我们也在知了的鸣叫声中度过酷暑,迎来秋天。特别可圈可点的是:我在知了声的相伴、激励下,苦读寒窗,考上学校,走出大山,跃出农门,实现了人生价值。面对此情此景,我兴奋不已,父母感到欣慰。

  后来,随着我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对知了喜欢的热情不但未减,反而增加了:每年夏天,坚持聆听知了演唱的盛会,成为我不可或缺的休闲方式;收集到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还可治小儿夜哭等民间传说,更加激发我对知了探究的兴趣与激情;夏天谈论知了自是不必多说,在其他季节也会怀念知了,努力地把一份份思念进行到底;常会在茶余饭后诵读“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等诗词后,对知了的礼赞会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每每实现人生路上的小目标后,我都会在欣喜之余,倍加感恩仍在声声叫着夏天的知了以及还在家乡勤耕苦做地“修地球”的父母;搬家进城后,行道树上依然有知了在鸣唱,我目睹后,就会想起家乡的知了与父母……

  如今,知了依旧声声叫着夏天,我对知了喜爱、呵护的情怀亘古不变,对父母的养育之恩永世难忘,并尽可能地回报,以求问心无愧。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