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个母亲

  毛啟平

  我的一生中,有两个母亲。

  一个是生身养生的母亲。她给了我凡胎肉体,不仅赋予我生命,还辛勤地把我哺育成人,情深似海。

  母亲今年已经89岁高龄,虽有些生理退化所必然的疾病,却还十分硬朗。这或许是拜她老人家在过去那艰难岁月、艰苦年代里顽强生活所赐的健壮体质。母亲也曾是一位大家闺秀,在解放初期,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就投身到人民教育的事业之中,一头扎进乡村教书育人40多年。尤其是在父亲早年疾病,家庭生活十分困窘的岁月里,她用柔弱的双肩含辛茹苦,携老扶幼、相夫教子,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从不懈怠。在逆境中彰显出坚贞不屈的斗志与锲而不舍的精神,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

  我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生活物质匮乏得要命,我们一家五口也常常忍饥挨饿。在乡下教书的母亲,白天在教室里教孩子们读书,晚上打起灯笼火把,在山沟河边的菜地中劳作,把收获的红薯、南瓜等蔬菜利用星期天挑进城给我们充饥。母亲看着我们吃饭时的“饿捞相”,一口都舍不得尝,脸上却流露出少有的笑容。

  父亲年轻时就得上了难治的肺痨,从梁中“停薪留职”回家养病,全家都指靠母亲那一个月30多元的工资维持生活,还要攒下父亲病发时救命的不时之需,家庭经济十分困难,一分钱常常要掰成两瓣用。为减少开支,母亲还要在星期天上山打柴。为劈下松树上的枝丫,她如燕子般攀援在树林间,娇健的身影毫不畏惧,汗水如珍珠般洒落在山间。

  更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在“四清”运动中,母亲竟被认定为“三反份子”,清理出教师队伍,回到县中医院做临工。不但要打扫卫生,还要用“板板车”拖运医院的物资。上千斤的重物不得不使她俯下身来拼命地拉,心酸和劳苦交织的汗珠伴随行进的脚步一滴一滴地往下掉。为一家人的生活与儿女的健康成长,母亲哪里还有一丝教书先生的文静,活生生被生活重担压成了一个忍辱负重的从事体力劳动的妇女。每当回想起这些,我的热泪都在眼眶中打转。

  我的第二个母亲,就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国共产党。她在我人生最为黯淡、几近绝望的关键时刻,赋予我生存的勇气和力量,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恩重如山。

  母亲虽然给了我的生命,却也无法逆转那个特定时代的政治风暴,无法给予我人生中最为宝贵的政治生命。

  我也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学生娃,和同龄的孩子一样,对未来的生活有着美好的憧憬与向往。然而,只因为家庭背景不好,童稚时代的梦想在惨淡的年代中被撞击得支离破碎,我一度陷入悲观绝望的境地。1965年小学毕业后,好不容易在普及中学教育的机遇中跨进了初中的学堂。虽然品学兼优,并多次申请加入共青团,但这一愿望直至毕业都未能实现。初中毕业后,我又被挡在高中校门之外。再次失学给予我致命的打击,委屈的双眼流出来的是无可奈何的辛酸之泪。1977年冬季恢复高考时,我兴致勃勃地拿着户口簿去报名参考,哪成想,因为超龄又失之交臂。接踵而至的打击使我心灰意冷,日渐消沉,整天抡起一把开山大锤,在山坡上拼命喊太阳过山,以渲泄心中的郁愤,心中全没了理想与希望。

  就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如同晴天响起的一声惊雷,不仅唤回了神州大地的一片春色,还吹散了笼罩在我心头的阴霾,使我重新扬起了生命的风帆。

  1978年底,我走进一家国营煤矿成为一名矿工;第二年,母亲平反昭雪,回到阔别了12年的学校重登讲台;哥哥顶替已故父亲的公职走进县重点中学;弟弟又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这些在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接踵而至,让人喜出望外。母亲逢人便讲:“还是党的政策好啊!没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一家人幸福生活的今天。”

  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是党给了我来之不易的政治生命,给了我报效祖国母亲的平台与空间。于是,我立志扎根矿山,爱岗敬业,头顶一盏矿灯,穿梭在矿井的地下长廊,每天都把滚烫的汗水洒在采掘工作面,与原煤一道涌出地面,分流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工余时间,我拿出只争朝夕的精神,刻苦钻研矿井采掘技术知识,踊跃参加各类煤矿安全技术培训与知识讲座,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业务能力与工作水平的提升,在不懈奋斗下走上了管理工作岗位。

  然而,我并没有因此而满足,我继续发扬钉子精神,刻苦钻研经济管理,由一名车间管理人员成长为公司的生产技术管理骨干。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摸爬滚打在采掘工作面,与矿工一道研究解决安全生产中的疑难;多少个风里雨里,我穿行在炼焦炉旁,与炼焦工人共商技术方案,力求把煤焦生产搞得更好。在此基础上,我一边实践一边学习,进行工作经验总结,先后在技术平台上发表数篇科技论文,获得“全国第九届企业现代化管理创新成果二等奖”殊荣。

  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中,我认清了中国共产党为民谋福祉、改革开放谋发展的宗旨,加深了对党的感情,决心成为其中的一员,在党的怀抱里,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贡献微力量。于是,我以洋洋洒洒17页5000多字的第一份志愿书,倾诉了对党的热爱与真情,并努力创造条件向党组织靠拢。

  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后,我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黄牛,以全部精力为实践自己的诺言而勤奋耕耘,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添砖加瓦,追求哪怕是极其微小的一点奉献。至今,我在祖国的怀抱中,沐浴着和煦灿烂的政治阳光,享受着美丽幸福的新生活。所有这些,我都感恩着我的两个母亲,并且终身都不会忘怀。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