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最亮丽的风景

  ○潘 瑶 柏家镇中心小学

  在我生活的校园内,有一位两鬓斑白的老教师,不论是风雪交加,还是酷暑炎炎,教室里都能出现那忙碌的身影;不管是晨曦初露,还是暮鼓时分,都能看到他匆忙的脚步;日升日落,四季更替,几十年如一日,形成了这道独特的人物画面,他就是我的数学老师——陈老师,也是我妈妈的启蒙老师。

  儿时听妈妈讲过一个故事。那一年,她刚从学校毕业,站在了柏家镇中心小学的讲台上。面对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她感到初为人师的忐忑,无助、焦急、自责的情绪一直困扰着她,甚至曾一度想放弃这个神圣的职业。然而面对外公外婆的期望和严峻的就业形式,她的内心彷徨而忧虑。就在这时,同是数学老师的陈老师走进了教室,走到妈妈的身边。他告诉妈妈:“教材是学本而不是教本,是蓝本并非圣旨。”妈妈说,是他引导自己学会了做课堂上的“烹饪师”,即注重数学思维方法的渗透,让学生在观察、操作、推理、验证的过程中,去体验数学的乐趣。在陈老师的耐心指导下,妈妈的数学课堂显得真实、自然、厚重而又充满着人情味。

  陈老师虽然个子瘦小,但他却是一个刚强的男人。还记得2018年11月的一个午休时间,陈老师正在办公室里备课,忽然,门外传来学生惊恐的呼喊:“快来人啊,有个疯子拿着刀要砍人了!”当时,学校还没有配备保安。这急促的呼救声,就是命令!陈老师立刻放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在哪里?”“在操场!”来不及多想,陈老师“噔噔噔”快步冲向操场,只见操场的讲话台上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青年,蓬头垢面,双手挥舞着菜刀,面对几百名学生疯狂地呼叫:“来呀!来呀!来呀!哼!哼——”几百名学生惊恐地倒退着,惊叫着。不容多想,来不及细问,赤手空拳的陈老师立刻冲上台去,对着那疯子大吼一声:“干什么?还不把刀放下!”那疯子先是一愣,然后冲着陈老师傻笑:“嘿嘿嘿……”陈老师用一种威严的眼神紧紧地盯住疯子的眼睛,一步一步逼到疯子面前,“还不快走?出去!出去!出去!”这时,闻讯赶来的几位老师都一字排开站在了陈老师身后,那疯子被陈老师等人的凛然正气镇住了,然后傻笑着跳下操场讲话台,逃出了校门。就这样,一场危险平息了。事后,每当回忆起这惊人的一幕,学校的老师总是叹息说:“那一刻,要是那疯子真发疯起来,陈老师是多么危险啊!”校长集会时总是说:“党员的先进性、教师师德在哪里?陈老师面对危险时的挺身而出就是最好的体现!”

  其实,陈老师更是一个十分柔情的男人。有一天,陈老师收到一个调皮孩子发来的问候短信,便感动得落泪。时间就像放电影,一幕幕呈现在眼下。发短信的人叫李孟中,曾是陈老师班上的“留守学生”,也是妈妈的同班同学。妈妈告诉我,从开学进教室起,李孟中就与其他孩子不一样,天天“大花脸”,多次批评仍不改。直到有一天,陈老师把自己的脸盆和毛巾端到教室,亲手为他洗脸。或许是当着班上众多同学不好意思,也或是触动到了孩子内心深处,从此以后,这个孩子不再带着“大花脸”来上学了。不久,李孟中在与同学倒着荡秋千时,从空中掉下来摔伤了脖子。陈老师得知后,背着孩子步行三公里找医生医治。此后,调皮的李孟中变成了优秀学生,后来考上大学,如今成了公司老总。逢年过节,陈老师总会收到李孟中及其他许多学生的电话和短信,每每这个时候,他就会默默地坐在一旁,回忆这个孩子在校园时的情景,幸福的泪水也在眼眶里闪动。是呀,爱是追求的动力,只有爱才有无懈的努力。爱是教育的基础,只有爱才能融化学生心中的冰山。

  从1983开始,陈老师先后在紫照小学、檬子村小、龙江小学和柏家镇中心小学任教。在这40多年里,陈老师送走十余届学生。如今,陈老师快退休了,但他却主动申请上我们的数学课,依然战斗在教学一线,对教育事业认真负责,痴心不改!

  深山育人四十载,两鬓染霜终不悔。正是这个执着的筑梦人,用毕生的心血浇灌出咱们山区的满园春色,通过知识把梦想传递给了一个又一个的孩子,通过知识让孩子们一个又一个的梦想变得真实。他,永远是我们心中那道最亮丽的风景。

  (指导教师 陈 莉)

编辑:佘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