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坚守 传承非遗

——记梁平木版年画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徐家辉

1月17日,徐家辉在清理顾客定制的手绘年画。

1月17日,徐家辉在雕版。

1月17日,徐家辉在查看刚印好的年画。

  文/记者 韩佳慧 图/记者 熊 伟

  一间老屋,一杯清茶,一幅年画,就是徐家辉的一天。他将心安放于梁平木版年画上,用40余年的时光坚守着这项非遗技艺。

  徐家辉是梁平木版年画第六代传承人,在屏锦镇屏锦中学旁的一条小巷子里开了一间名叫“德合泰”的手工作坊,这间不足50平方米、昏暗又稍显简陋的小屋却是他的心安处。

  记者见到徐家辉时,他正在小台灯旁专心致志地雕版,雕刀在他的手中变得灵活有力,灯光下,一幅妙趣横生的画跃然于老梨木板上。

  手艺人的作品由心而生,徐家辉的年画让人感到亲切,他本人亦是如此。见我们到来,他连忙放下手中的工具,招呼我们坐下,并介绍起他的年画。

  “现在很少有人贴年画了,但是几十年前,到了新年,年画、春联、爆竹这些都是每家的必备品。”徐家辉说,每幅年画都有一个故事,寄托着人们保佑家宅平安、庆贺新春佳节的美好愿望。

  “比如这幅《帅将门神》画的是秦叔宝、尉迟恭的故事,那幅《盗令出关》讲的是杨四郎出关探母的故事。而我与年画的故事则渊源颇深……”徐家辉看着年画,向记者娓娓道来。

  执着求学为手艺

  徐家辉出生于梁平木版年画的出产大户——徐氏家族。早在1776年,徐氏家族就创立了“信力足”年画名号。在19世纪与20世纪交替之时,徐氏先辈又先后创立了“德合泰”“和盛友”“信立号”等在梁平颇有影响力的年画名号。

  徐家辉回忆,在“德合泰”的鼎盛时期,作坊里需要雇佣100多名工人,一天要做几千幅年画,还要加工外包年画。每到销售旺季,要请20来个挑夫,将年画挑到重庆及现在的三峡库区一带销售。

  然而,故事并不是按照代代传承的情节发展。徐家辉出生在20世纪60年代,梁平木版年画因“四清运动”停产,这门手艺曾一度失传。因一次偶然的交谈,徐家辉从他姑婆口中听闻了梁平木版年画的故事。

  “当时我才十二岁,姑婆对我说,你要是能学到老祖宗的手艺,一辈子就有指望了。”徐家辉回忆说,从此他便对这门手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由于家中早已不做年画,只有徐家辉的“四姥”(梁平方言,即徐家辉爷爷的四弟,梁平木版年画第五代传承人徐典隆)还了解一些,于是徐家辉开始每天缠着“四姥”教他做年画,徐典隆开始不想教,孰料徐家辉学艺心切,徐典隆才终于答应。徐典隆曾对他说,“别指望它能养家,把手艺一代代传下去就行!”

  “先断筋,后断线,坡边平铲。”徐家辉一边念着口诀一边演示雕版。靠着老一辈的记忆,再经过不断摸索和反复练习,他才慢慢熟悉了雕版、蒸纸、拖胶、刷泥、套印等年画制作的全部工序。

  返乡归来为守艺

  学艺不易,守艺更难。学成以后,17岁的徐家辉发现,确如“四姥”所言,做年画养不了家。“当时我是用白纸做的年画,一幅画只能卖几角钱。”徐家辉说,为补贴家用,他遂去重庆打工。

  做过漆工,修过车,1996年,攒下“第一桶金”的徐家辉,回到了家乡,继续做梁平木版年画。“那时候觉得自己挣了一些钱,买得起彩电、冰箱,还把屋里装修了一番,也算是个有钱人了,就想继续做自己喜欢的年画。”徐家辉回忆说,为支撑制作年画的花费,他在屏锦镇场镇上开了一家建材商铺,一边做生意,一边摸索制作年画。

  工具就像手艺人的灵魂,是手艺人与器物沟通的交心之物。然而,老一辈给徐家辉留下的却只有一把雕刀、一套雕版、一卷画稿和一枚“德合泰”的印鉴。于是,他开始制作雕刀、颜料,寻找木材,而最让他伤神的,是制作年画的纸。

  传统的梁平木版年画须用特定工艺做成的手工“二元纸”,因“二元纸”工艺要求高,工厂都不愿做。后来他打听到土法造纸的传承人蒋吉文会做“二元纸”,几经波折才订购到。

  经过多年的钻研,2005年,徐家辉终于制作出了一幅传统的梁平木版年画《盗令出关》,在得到老一辈的认可后,徐家辉满心欢喜,更加坚定了走制作梁平木版年画的道路。

  守得云开见月明

  2006年,让徐家辉永生难忘的一年,梁平木版年画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徐家辉也成为了梁平木版年画的传承人。

  当年,作为传承人的他,带着按传统工艺制作的梁平木版年画,参加西安中国艺术研究院举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日”全国木版年画联展。在联展上,带有原朴之美的梁平木版年画受到了著名年画专家王树村先生的高度称赞。

  “通过那次画展我才知道,原来还有那么多种年画,王树村老师给我提了很多意见,他对我的鼓励,更让我看到了希望。”徐家辉说。

  从那以后,徐家辉经常参加全国及国际性的交流展览活动,曾到澳大利亚、英国、土耳其、澳门等地参展。就在记者采访时,他接到了通知,春节过后他将带着梁平木版年画去俄罗斯参展。

  半生的坚守让徐家辉获得了诸多荣誉。2008年,他参加奥组委举办的中国故事“重庆祥云小屋”文化艺术展,获得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委员会和文化部颁发的荣誉证书;2010年,作品《盗令出关》在中国(潍坊)第三届文化艺术展示交易会暨全国木版年画联展中获金奖;2011年,获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颁发的特殊贡献奖,同年,被授予“重庆市工艺美术大师”称号;2014年,获第四届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联展组委会评选金奖;2016年,在云南省“文化遗产日”活动中获金奖;2017年,被聘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小师傅中国非遗传承公益课堂”特聘授业导师;2018年,入选梁平木版年画项目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随着名气的扩大,很多高校组织学生前来交流学习,国内各大媒体也争相采访报道他的事迹,然而在数不清的奖项和荣誉面前,他却如那年画般,永远展现着最古朴纯真的色彩,保持着对手艺的热爱,坚持着他那份传承的初心。

  将“年味”传承下去

  今年已经53岁的徐家辉有一件心事,就是如何将梁平木版年画更好地传承下去。

  由于徐家辉坚持用最原始的方法制作木版年画,每幅年画至少要耗时一个月才能完成,一年下来,只能做十来幅,卖画的收入也只能维持正常生活。

  “现在来买年画的基本都是收藏,所以销量不高,并且我自己的生产能力也十分有限。一幅大点的年画虽然能卖几千元,但是雕刻木版都要两三个月。”徐家辉说,目前,跟着他一起做年画的只有他的妻子,儿子放假时也会来做一些,虽然也想请1名工人,但还是担心资金问题。

  制作年画带不来大富大贵,想要传承就必须找到一些真正热爱它的人。“也有很多学习美术的年轻人来拜访学习,但他们主要是为了锻炼自己,了解民间艺术,真正要从事这门手艺的人还是非常少,大多只是学几天就走了,我去学校教的内容也终究不够全面。”徐家辉流露出忧虑的神色。

  他心里盘算着,今年筹一些资金开一间传习所,让喜欢梁平木版年画的人前来体验学习,将最原汁原味的梁平木版年画传承下去。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