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 缘去 缘终在

  虎城初级中学 周 迅

  一度缘来,二度缘去,三度缘终在。

  我与她的缘,我与她的情,是蓝天,边无际;是兰花,馥郁芬芳;是流水,生生不息;是乡愁,魂牵梦萦。

  四月,初春丝丝寒意。有一颗火热的心,不惧春寒,不惧寒风,不惧霜露,一心想要去到那条被片片竹林掩映,与世无争的小河。小河名曰幽兰河。

  这名字从何而来?待我吟完一首诗:兰花幽幽,暗香袭人;从诗远方,淡香怀中;若问出处,留影眼中。这首诗便是小河名字的由来,也是在小河的见证下诞生的。那天是2014年2月15日,我一早将厚重的棉袄拿去河中洗,我踏着青绿,穿过菜园,嗅着兰花香,不时传来鸡啼声。这一切都像冬天的早晨那般让人心旷神怡。来到河旁,看水上缭绕着一层薄雾。我氤氲其中,如同在仙境一般。将薄雾拨散,映入眼帘的是一股股清澈,温柔的河水像水蛇般缓缓游去,流水不急不慢,绵绵不绝,竟有种超然物外的境界。水中一块块大石头交错而置,静静地沉睡。流水奏出的乐章仿佛是他们的鼾声,各种各样的小石头和数不尽的细沙,随着流水漂石极“不安分”。河岸两旁不知名的小草披上一层白纱衣,充满了神秘,它所散发的青草香和泥土香,仿佛冬天的三人传。

  我惊呆了,被眼前平凡而独特的景致震撼,他仿佛有种强大的力量可以将我从世间的宣嚣带到内心的最深处。

  我的脚挪动一步,岸上的小石子便跌落下去,泛起点点浪花,但依旧没能打乱流水的旅程。

  渐渐地,太阳爬上山坡,散发出第一束金黄色的光芒!白霜渐渐成为百露,冰晶渐渐与水融入一体,流水像吃了兴奋剂,更是肆无忌惮地向前奔去,去迎接一天的光明。悠悠兰花香再次袭来,充斥着我的鼻腔细胞,我缓缓闭上眼,任兰花香将我陶醉,在陶醉时,我沉思一会儿,昂着头随即而吟:“兰花幽幽,暗香袭人……”这首《幽兰》是我人生中创作的第一首诗,我相信是小河带给我内心的宁静,让我得以嗅兰香。

  我们因诗结缘,因诗生情,此为一度缘来。

  自那日起,我便隔三差五到小河边玩,还将几株兰花种在岸坡上。待它花开之时,兰花香便可飘到远方。那段时日,我总能在里面找到乐趣,有烦恼时在这里静坐一会儿,便会好许多。我想这是属于我的一方天地,我视她如珍宝,视她如朋友,我们一起度过了最快乐的两年光阴。终于,我踏入了少年时期,我离开了她,两年的欢乐时光,随一声叹息结束。

  待我再回到家乡时,小河的状况惨不忍睹,零食袋、生活用品、农药瓶子被弃在河中,有的垃圾甚至被掩在泥土下,露出一角。原本清澈见底的河水被人们用泥土堵上,变成了一潭浑水,臭味弥漫的死水,我和小伙伴来不及痛心,便急匆匆清理垃圾,眼泪和汗珠一起滚落。嘀嗒,那是心碎的声音……终于拾完了垃圾,我们将泥水排放出去,终于有了丝丝清水。岸上的兰花无精打彩,埋着头,我本想将它移植在花盆里,可我又想让她为河水带去些芬芳,终是没移。

  我再次离开,心里抱着希望,希望再也不要目睹那日的惨状。

  可天不遂人愿,我再次遭遇了晴天霹雳,小河的污染愈发严重,我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人们是怎么了?这可是我们的家乡河啊!”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回想过去的一幕幕,痛心、痛心!难道小河就这样被张牙舞爪的人们埋葬吗?我的心就像兰花般干枯而死,终于心灰意冷,二度缘去。

  已是2018年,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开启时代。人们的生活迎来了新气象,值得庆贺的是,曾被严重污染的河流迎来了春天,这都是因为“河长制”的实施。

  我最爱的那条小河扩宽了,污水排放了,周边的垃圾也清理了,简直是焕然一新。小河又有了新的生命,新的灵魂,她似乎比我童年时看着更年轻、更美丽了,因为她得到了家乡所有人的爱护和珍惜。

  在梦中,我来到小河边,小河中的鱼虾悠闲地游着,河水似明镜,映出了我的笑脸。一阵风拂过,几片竹叶款款落在水中,像一艘小船儿,载着希冀和美好,驶向远方。这时,从河中传来声音:“谢谢你,我的老朋友。”我惊喜万分,以致从梦中醒来。

  我与她的缘分终是没散,三度缘终在。

  我爱这条小河,虽然她没有“黄河九曲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的磅礴大气,没有“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小家碧玉,可它却有千万条家乡河的缩影,有我最美好的童年记忆。她是平凡的,也是独特的,她是最美家乡河。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愿我们做眼里常含泪水的人。

  ——后记

  (指导教师 陈秉权)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