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助弹花匠

  在虎城场镇上,有一个弹棉花的门市,赶场天来这里弹棉花的顾客络绎不绝,生意十分红火。

  弹棉花的老板,名叫廖国孝。

  廖国孝1952年出生在虎城镇最偏远的八林村,家里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1967年的冬天,廖国孝的父亲病重,请来一位医生看病。这医生不但会看病,还会弹棉花。他看到廖国孝忠厚、老实、勤俭,家里又穷,主动教他学手艺。就这样,廖国孝农忙时务农,农闲时就走村串户弹棉花。那时,走一家就把弹棉花的工具搬到那一家,有的顾客很远,既费力又费时间,再加上工价不高,起早贪黑赚来的几个钱仅能勉强维持生活。

  1983年春节刚过,廖国孝的孩子急着要钱报名读书。可手头的钱离孩子的报名费还差得远,没办法,只好去亲戚家借。走了几家都没有借到,一向少言寡语的廖国孝一肚子气,“弹个什么棉花哟连娃儿读书的钱都交不起。”一气之下,他把弹棉花的工具砍了个稀巴烂。

  有一段时间,驻村干部邓平寿没有看到廖国孝出去弹棉花,忍不住问起了这件事,廖国孝夫妇吞吞吐吐,说是生意不好,没有出去。后来,还是廖国孝的孩子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邓平寿。连续好几天,邓平寿不停地劝廖国孝继续把手艺做起来,他说:“有个手艺总比没有好嘛,生意会慢慢好起来的。弹棉花的用具,我来想办法。”在邓平寿的帮助下,廖国孝重操旧业。

  1994年,廖国孝病了。已是虎城镇镇长的邓平寿去看廖国孝,劝他到虎城街上去开个弹棉花的门市。廖国孝夫妇考虑到街上去做生意,既无门市又没有本钱,事情一时就搁下来了。

  1998年的一天,廖国孝从与本村一个农民摆龙门阵得到启发,想到街上租个门市,搞机械弹棉花。邓平寿知道后,利用星期天把廖国孝夫妇请到自己家里,和他们商量在街上开门市加工棉花的事。

  邓平寿说:“租门市的事,你们先自己去找,不行的话,我再帮忙联系一下;要花多大的本钱,我找个内行帮你们算一算。我先借2000元给你们;至于开业后的生意嘛,一是要注意质量,注重信誉,二是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些客户。你们两个为人老实、耿直,弹棉花有几十年的经验了,我相信,一定能够把生意做好的。”

  这年农历冬月二十九日,门市正式开业了。开业后,廖国孝夫妇始终记着邓平寿的话,求质量、讲诚信,生意一直红火。现在,廖国孝已在虎城街上买了一套商品房,家里还有了些存款。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