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只读一本

  小 禾

  春天

  读《绿山墙的安妮》

  听小安妮授课

  纯真善良又勤奋乐观

  好像自己正立于绿墙上

  和爬山虎一起成长

  把绿荫掩映大地的皲裂

  夏天

  读《撒哈拉的故事》

  感受凄艳寂寥残阳如血

  比沙漠还热的爱恋

  是的,我看见

  荷西手捧百合

  三毛教邻家女孩认字

  她们相视一浅笑

  秋天

  读《老人与海》

  在心里刻下

  八十五天,十八尺,一千五百磅

  两天两夜,无水无食无武器

  大马林鱼,鲨鱼和一副鱼骨头

  最后,我忘记了他是老人

  忘记了风雨雷电和大海

  冬天

  读《战争与和平》

  哀嚎遍野、尸骨累累

  还有那双眼睛

  五岁的澄澈透亮

  被硝烟熏成

  六十岁的空洞

  再到八十岁的死不瞑目

  每天,双手合十

  为叙利亚为世界祈祷

  恍惚里

  听见莎翁问雪莱

  “你喜欢我的悲剧,还是喜剧?”

  只闻雪莱沉默半秒说

  “冬天来了,春天就不再遥远!”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