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拍散记

合兴晨雾。 唐 红 摄

  唐 红

  “呜一呜一······”凌晨四点半,床头柜边的手机振动了,一看是影友巧龙的来电。“谁呀?这么早打电话。”老婆关心地问。“出去拍照!”我顺口一答。

  对于爱摄影的我,老婆早就习以为常。简单洗漱后,我轻脚轻手地背起摄影包,抱起脚架便出发了。

  刚坐上巧龙的车,耳边传来一声“红哥早!”我一看是影友老孟、于斌,他们早已坐在车里。早上拍照,一般要等到雨后,雨过天晴的百里竹海、佛印山、扈家槽、合兴都是梁平影友晨拍的好地方。

  凌晨的街道上还没有什么车辆和行人,身穿橘红色的清洁工人已经在街上开始打扫卫生了。“‘三城同创’后,城里干净整洁多了!”“以前我家门前许多车辆乱停乱放,现在通畅了!”老孟又发出感慨。聊着聊着,只过了二十多分钟,我们便出了城。

  月明星稀,正是柚花儿盛开的时候,浓郁的柚花香沁人心脾。“好香啊!”大家禁不住打开车窗,使劲嗅着空气中的香气。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不知不觉到了合兴场镇。“往哪边走?”巧龙不知道路了。“往农商行营业部对面的巷子进去,从李子园走。”老孟回答道。巷子进去不到一公里便到了李子园。近年来,合兴镇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业,把李子园打造得非常漂亮。每到李花盛开时节,影友们都会去拍摄。

  “碗豆包谷……碗豆包谷”“米贵阳……米贵阳……”空旷的山村里,布谷鸟、阳雀鸣声,像天籁之音。“你们快看,有雾!”公路右边山沟里,依稀可见一条条白纱飘逸在沟壑,影友们兴奋起来了。巧龙知道大家的心思,加足马力跑起来,五点二十分就到了摄影点。大家拿出相机架上三角架,装上快门线,进行“弱光拍摄”,熟练程度像极了解放军战士使用武器一般,闭着眼睛就能熟练知道速度光圈感光度的设置。“咔、咔……”相机释放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像谁都不愿错过这样的机会。影友冯京川是合兴人,蹲在这里拍出多幅获奖作品,近日申请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了。

  “巧龙你们这么早哇?”寻声望去,原来是影友国平大哥。他背着摄影包,扛着三脚架来了。国平兄退休后成了发烧友,不打牌不钓鱼,只喜欢摄影,不仅呼吸了新鲜空气,锻炼了身体,还陶冶了情操,宣传了家乡。他文化底韵好,经常一拍就在市、区影赛中获奖。

  东方的天际线渐渐地露出一丝丝红晕,从脚边到天际线的视野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太阳出来的前后半个小时,是摄影的最佳时机。

  “滴滴、滴滴……”一辆红色的牧马人吉普车驶近,一看就是影友范森的车,缸缸、咖啡他们扛着“家伙”也来了。“我们本来是准备拍佛印山的,开车到孙家,看到没有雾又转来的!”憨厚耿直的缸缸,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景色太美了,霞光好像惊醒了晨雾似的,乳白色的晨雾涌动了起来……快门声释放个不停,有的用广角拍大场景,有的用长焦镜头寻找局部的美,有的用渐变片让天空地下的光比一致,影友们在这风景如画的山村里,酣畅淋漓地按着快门。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拍摄的黄金时间差不多了,影友们好像还未尽兴,可大家都还要上班,只有恋恋不舍地收起器材往回赶。心里想着,又要挑一个美丽的清晨,来邂逅这如画的风景。

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