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梁平网 > 人文梁平  > 正文
青山有幸埋忠骨此方有幸葬英魂

——追寻李光华烈士的革命足迹
 2017-07-13 09:50:34 来源:梁平网-梁平报

李光华烈士遗像

    李光华烈士墓位于荫平镇光华村五组,为李光华和李次华两兄弟烈士合葬墓。系1982年公布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1931年,原为封土,1984年复修成石墓。2009年被重庆市公布为120处红色革命遗址之一。

    墓园由墓碑、坟冢、拜台、围墙等组成,整个墓园占地面积为117.36平方米。李光华烈士墓的保护对研究山区革命史迹与地方史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爱国主义教育价值。

如今,李光华墓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摄/陶开星

李光华墓。

姚家湾兵工厂旧址。

李光华墓碑。

    从荫平街道到光华村李光华墓的路异常颠簸,七转八弯,在蜿蜒的乡间小路上行进了10多分钟,突然,一块石碑闯入眼帘:上刻三个大字“光华墓”。

    开门下车,看着碑上所刻的大字,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历史气息直逼而来,令人窒息。顺着这条路越往前走,这种感觉愈加强烈。终于在路的尽头看到了它——李光华墓。

    李光华墓是李光华与李次华兄弟二人的永生之地!墓碑上刻有二人的遗像与生平事迹。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刻在墓碑左右的挽联“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兄弟二人满怀为国为民之豪情壮志,就算是死,也要为人们闯出一片新天地!

    顿时,心中肃然起敬!弯下身子深鞠一躬。

    怀着对革命烈士的敬仰与缅怀之情,记者认真聆听了当地老百姓讲述的兄弟二人短暂却辉煌的一生。

    投笔从戎,传播火种

    国家羸弱之际,当用教育为时代的发展指明方向。在梁山(今梁平)职校毕业后,李光华满怀热忱投身教育事业。但很快,他意识到:教育的实施必须是以一个稳定的先进的社会大背景为前提。所以,当时国之首要任务是要推翻阻碍先进生产力发展的旧制度。

    1922年至1925年,李光华在梁山县农业学校任教。后又通过关系活动到了梁山县蚕桑学校担任校长职务。这段时间,他接触了一些进步老师和青年,又广泛阅读了一些进步书刊,为了寻找光明之路,1925年他又到川军当兵。由于他作战勇敢,曾担任排、连长,还在川军郭汝栋部队担任过团长职务。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他看透了国民党的反动本质。在共产党最困难的时候,不畏艰险,拖回了一部分武器,回到家乡农村闹革命。

    在他的三弟,当时已是共产党员的李次华的介绍下,李光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了将当地群众救离水深火热之中,他与革命同志在梁平与垫江交界处的太平、龙沙(今云龙)一带宣扬革命精神,组织农民闹革命、传播革命火种!

    1928年,梁山县县政府要各乡组织乡民团,并成立县民团团务委员会。李光华担任了龙沙乡团总职务,并被推荐为县团务委员会委员。从此,李光华就利用这个合法身份,经常到各乡去组织发动群众、联络革命同志,进行革命活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钱,没有枪,没有队伍,怎么干革命呢?为了解决人民之苦,李光华决定以筹集团丁用粮为名,向富绅开征“三升捐”,即按每个富绅所收的一担租谷缴三升谷子作民团活动的用粮,除在灾年荒月用这些粮救济穷人外,他还用此购买枪支弹药、服装,通过收缴土匪和社会上的零星武器以此来扩充军备,并在姚家湾建立了兵工厂,设立地下兵工厂修造枪支。不到半年,李光华兄弟俩就组织起一支400多人、300多支枪的训练有素的民团队伍。

    如今的姚家湾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昔日的兵工厂房梁残损,大门破败,布满蛛网的门窗,形如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当地老百姓介绍,“抗战结束后,这里改成了村办公室,前些年还用作教室呢。”

    作为曾经的农民夜校,这里早已被历史的洪流所吞没,只留下了一些断壁残垣。如今,站在夜校外面,仿佛还能听到朗朗的读书声;看到李氏兄弟站在讲台上斗志昂扬地宣扬马克思思想的雄伟身影。

    就这样,百姓们白天一起辛勤劳动,晚上在政治夜校学习先进的思想、文化。在李光华与弟弟的帮助之下,革命的火种在当地百姓中生根发芽。

    抛家舍命,高举义旗

    1930年7月,中共四川省委指示:“虎南的武装力量,与李光华领导的农民武装,合并成立四川红军第三路游击队,远征湘鄂西与贺龙部队会合,参加围攻武汉的战斗。”

    如何才能瞒天过海,绕过反动势力的眼线顺利会师呢?

    李光华计上心来,龙沙、太平的民团以“打土匪”的名义出发,在半路上再起义,只要能够将队伍带出去,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同年7月29日,三支农民武装1300余人,在忠县的黄钦坝宣告成立四川红军第三路游击队,由李光华任总指挥,王维舟任副总指挥,队伍浩浩荡荡地向武汉进发,开始东征。

    然而,起义之举却未得到家族的认可,遭到了族长李应轩的强烈反对,并来信谴责。

    他回信道:“晚辈等倡举义旗,实乃被逼梁山,观我中华,列强虎视眈眈于外,军阀混战汹汹于内,百业凋蔽,民不聊生。吾等以救国救民为己任,敢不奋身苦战为前躯乎?今大事已起,犹如开弓弦响无有回头之箭,大江东去何来倒流之水……”坚定的态度,感人至深的情怀,最终打动了族长。

    他与族长的往来信件在军队中争相传送,总指挥尚能为国家之复兴抛家舍命,士兵又岂能苟且偷生?士气高涨前所未有!游击队一路高唱凯歌,一路宣传革命,烧房契,废地租,惩豪绅,破粮仓……所到之处都受到当地群众欢迎!

    狭路相逢,战败被俘

    队伍途经忠县九亭乡的黄岭垭时,意外发生了!敌人!一支数百人的反动民兵团,仿佛事先知道我军的行军路线一般,事先埋伏在了道路两侧准备伏击我军!

    李光华当机立断,命令二大队的一个中队向敌军发起正面进攻。游击队的号兵将冲锋号一吹,战士们争先恐后冲上前去!枪弹还未向敌阵发射,就把前来阻拦游击队的民团,吓得狼狈逃窜。游击队乘胜昼夜兼程,经过三天两夜的急行军,到达了石宝寨,在当地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第二天只用一个上午,队伍就顺利地渡过长江,到了石柱县的西界沱,然后翻过方斗山,登上月儿山,驻扎在西乐坪进行整训。

    游击队一路所向披靡,所遇之敌皆是望风而逃,这让反动军阀惊恐万分,开始了对游击队的疯狂反扑,在游击队到达西乐坪西南的石家坝时,遭到驻丰都的军阀陈兰亭下属部队及当地反动民团的围剿;敌军张晓平的部队在反动民团配合下,向西乐坪南边的山坪垭口发起了猛烈进攻。由于游击队事先作了准备,防守严密,火力集中,又居高临下,敌军几次冲锋都被打退。

    岂料当地反动民团对本地地形烂熟于心,多次进攻未果,便改变进攻路线,分兵绕过林中小径,从西面插入西乐坪腹心地的回龙寺,集中兵力向游击队设在寺里的总指挥部发起攻击。一时间枪林弹雨,惨叫连连!扼守西侧的游击队对突如其来的敌人未加防范,被迫撤出阵地。

    此时就只能寄希望于东侧云集寺副总指挥秦伯卿所带的游击队了,可“屋漏偏逢连夜雨”,秦伯卿部又被敌人封锁在一条狭长地带,无法向总指挥部增援。总指挥部陷入极端艰难的危险境地。

    李光华决定突围。他率队撤出回龙寺后,刚爬上庙后的崖顶,就发现从西边来的敌人早已埋伏在这里。他急忙招呼身后的同志:“有敌人,莫上来!”与此同时,他便与围上来的敌人进行激战,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奋勇杀敌。眼看自己的队伍就要被敌人吞噬殆尽,他催促弟弟李次华乘机突围,而李次华严辞拒绝后,更是奋勇杀敌,誓与革命共存亡!

    最终,游击队寡不敌众,李光华身受重伤,同李次华一起被俘,他们被押往丰都,在敌人的威逼利诱之下,也毫不动摇!

    壮志未酬,英雄早逝

    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

    时间:1930年9月21日

    地点:丰都长江江畔

    在人们的哭喊声中,李光华双臂反绑却昂首阔步地走向刑场。

    英雄将去,江涛翻滚!当来到浩荡奔流的长江边时,他低下头,最后看了一眼养育他的大地,深鞠一躬。而后,忽然仰天长啸“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死又何惧?

    临刑前,他对刑场群众大声宣扬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思想,呐喊着“中国共产党万岁”“工农团结万岁”。

   “砰!”随着一声枪响,他慷慨激昂的呼喊声戛然而止。为了他心中的崇高理想,他倒下了,却未曾给家中父母幼子留下只言片语。

    英雄的悲剧往往是人们不愿见到的,然而终究还是发生了。时间也将永远定格于1930年9月21日丰都长江江畔子弹从枪膛中射出穿透李光华身体的那一刻。终于,在心怀国家,心怀群众,心怀共产主义伟大理想的博大情怀中,李光华倒下了,终没能看到新中国成立。

    同年10月4日,李光华三弟、四川红军第三路游击队第二大队队长李次华也在丰都被反动军阀陈兰亭下令枪杀。

    1931年,怀着对革命烈士的敬仰与缅怀,人们将李光华兄弟俩的尸骨葬于故乡。同时为纪念他们对革命事业做出的贡献,梁平县委、县政府将李光华、李次华兄弟的出生地命名为“光华村”。

    青山有幸埋忠骨,此方有幸葬英魂!

    生前为保这一方百姓安居乐业,李光华兄弟二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现在他们则以另一种方式依然守护在这方土地。他们牺牲了,但却永远活在了人们心中!人们将永远不会忘记有两位为新中国成立而奉献一生的英雄长眠于此!

   (文/图 实习记者 刘远树

责任编辑:董整希